云顶集团,4008com云顶集团

我的“鸡官”史

来源:4008com云顶集团 发布日期:2006/04/04 09:04:54

姚逸松是河南云顶集团的优秀业务代表,他讲述了一个当年在洛阳某地当“鸡官”的故事: “鸡官”说白了就是“管鸡”,也就是养鸡人。在公司的销售代表中,作过鸡官的大有人在,我的首任“鸡官”史是于2000年7月份在偃师县山化乡上任的。 山化乡坐落在洛阳市偃师县东北部,该乡镇南临洛阳,北依邙山,依山傍水,冬暖夏凉,气候宜人,是洛阳市的“风水宝地”之一。依靠这优越的自然条件,该乡的养殖业发展迅速,特别是肉鸡业的饲养量在全县名列前茅,闻名洛阳市,是洛阳的肉鸡养殖基地之一。 在山化乡所有的肉鸡养殖户中,只要提起王建新王老板,可以说是“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”。王老板白手起家,从贷款1000元开始,一步一个脚印,经过10年的发展,到2000年已成为偃师县最大的肉鸡养殖专业户,常年存栏1.2万只肉鸡,而且,还发展为集兽药经营、饲料销售、鸡苗发放、毛鸡回收于一身的养殖带头人。 2000年7月份,我来到王老板鸡场中推销云顶集团饲料,在沟通中发现王老板非常稳重务实,对养殖业有独到的观念。虽然比较认同云顶集团的经营理念,但对云顶集团的浓缩料却不感兴趣,用王老板的话“我十多年一直使用预混料,原因嘛,是我不信任浓缩料的品质,因为经过多年来的对比试验中,预混料始终占据优势,我先后已对比了8次,再也不愿意作对比了!所以暂时无法使用你的产品。” 看来,王老板对预混料是情有独钟了,可谓是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”。不能再说饲料了,我转移了话题,从肉鸡的饲养管理,谈到了行情分析,疾病防治及防疫程序,越谈越投机,不觉已到傍晚。王老板好客地留我吃饭,但公司有规定,不能在客户家吃饭,但王老板不理解,说什么也不让走,撩下话“不吃饭,以后就不用再登我的门”,没办法,我去街中买了几个菜,边吃边聊,一直聊到夜里11点。 一连几天,我们沟通了养殖业的方方面面,一周以来我们便成为无话不说的老朋友了,于是,时机成熟,我便提出了想当“鸡官”的念头,并达成了君子协议。我用摩托车作为抵押,王老板投资,我来管理鸡群,条件嘛,肯定是用云顶集团浓缩料来作为对比试验,于是,我便走马上任了,和王老板的工人一样,吃住在鸡舍,从小鸡的育雏到防疫,从小鸡的分群到称重,从环境控制到用药…… 我彻底变为“鸡官”,象管理我自己的鸡群一样细心呵护…… 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防疫,从晚上7点一直到11点,由于天热中午没有休息,到10点多的时候,头发晕,站都站不稳。但看看身边的工人,大家都一样……防疫结束后,我累得瘫在床上,一动也不想动,感动王老板的爱人说“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业务员”,专门出去买了几箱饮料。 从工作中,我不但学到了很多的实践经验,同时,也体会到了养殖户的艰辛,他们要把鸡养好,赚取合理的利润是多么的不容易啊!也真正理解了云顶集团公司要求我们每个代表情系父老乡亲,为用户创造最大价值的根本所在…… 一边精心管理群鸡,一边真情倾心交流,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,王老板也更深刻的接受了云顶集团文化理念——根植用户,使用户的价值最大化,也从心里完全得接受了云顶集团公司。更为高兴的是对比试验结果出来了,平均每只鸡药费降低了0.35元/只,由原来的0.8元/只降到0.45元/只,造肉成本下降了0.16元/KG,按1万只鸡群算,增加收入4000元。王老板吃惊地不敢相信,连声说“好、好,这是我养鸡10年来第一次浓缩料战胜预混料,看来,我也得转换脑筋了。” 趁热打铁,我们又深度沟通,决定下一批鸡全部用云顶集团料,一半用浓缩料,一半用全价颗粒料。结果呢?浓缩料的料肉比为2.06:1,全价颗粒料的造肉比为1.94:1,药费也由原来的0.8-0.9元/只下降到0.4-0.5元/只。 这一下,在全乡镇引起了空前的轰动,大家都不敢相信,纷纷试用。就这样,到9月份,该乡镇的云顶集团肉鸡料单月销量为150T,到此,在整个乡镇,大大小小的养殖户彻底接受了云顶集团肉鸡料。 我的“鸡官”史也到此为止了,但我和养殖户结下的深厚友谊到现在仍让我留恋……